张垣发现

记忆同德戏院的演出

2020-07-28 09:18    来源: 张家口新闻网A+

  [看塞上风云·忆小城往事]

  电视剧《塞上风云记》在张家口电视台和中央电视台的播出收到了良好的效果。通过这部电视剧反映了张家口的政治、经济和文化等方面的情况。那时候张家口的文化是很发达的,特别是张家口的戏剧很是活跃,有晋剧、京剧、评剧、二人台和乡村秧歌剧等,特别是同德戏院演出的晋剧聚集了大量的名伶,日夜两场,场场满园,十分精彩。

乔玉仙

吉凤贞、刘凤霞

郭凤英、郭兰英、郭美英

  同德戏院演员合影(张家口同德戏园女演员照片,前排从左到右为乔玉仙、刘艳琴、刘艳琴、刘彩凤、筱桂芳,后排从左到右为凤琴、岂燕云、白翠香、牛桂英、李玉环、王桂兰、兰花、李玉梅。 )据原张家口市晋剧团团长、刘艳秋的口述。

  ◎王永江

  同德戏院位于南营坊,是1941年建成的,是一座比较简易的戏院子,能容纳一千多人。那时候没有什么设备,十分简陋,舞台没有布景,也没有幕布,只有上下场门,台上放一张高桌和两把椅子,有一个拣场人在台上服务,文武场分坐在两旁,没有扩音器。舞台是坐南朝北的,场子后边有一个小二层楼。场子里都是长条板凳,上边绑一块小垫子,不对号,去得早的人坐在前边,去得晚的人坐在后边,没有坐位就站着。开戏前先打两通锣鼓,大约有十多分钟,告诉人们快要开戏了。演戏的中间还有卖水的和卖零食的,在场子里走动,快散戏前还有手巾把扔来扔去,场内随意吸烟,空气很不好。

  同德戏院,专演晋剧。上世纪四十年代十分繁盛,每天日夜两场,每场大约要演三个半到四个小时,先演二至三个折子小戏,最后演一个整本压轴戏。

  著名花脸萧亮在《看兵书》中饰王彦章,运用面部肌肉的伸缩,使脸谱上的金丝蛤蟆连续张嘴瞻眼,四爪跳跃,通过蛤蟆的神态动作将剧中人物心理刻化得淋漓尽致,迷住了观众,得名“彦章黑”。杨登科在《伐子都》中饰子都,在庆功宴上颕考叔冤魂出现,吓得子都混身打颤,从高桌内奔在台前,僵死在台上,接着前滚翻,后滚翻、吊毛、僵尸等几个动作赢得了“子都生”的美名,人们说“子都生的伐子都,刘宝山的献地图”。

  王玉山在舞台上扮女性飘如仙,走起碎步轻捷似漂,他的圆场功恰似水漂一样既快又稳,把青衣、旦角艺术形象表演得十分传神,得名“水上漂”。他在《凤台关》中饰张秀英,如行云流水般的圆场一亮相,即博得满堂喝彩。剧中无论独战群战用的小花枪、花枪、刀花,还是孤身救夫时的跪步,到最后的自刎殉节都表演得细腻传神,令人叹服,台下的观众如痴如醉,人们说“金铃黑的吼,水上漂的走”。

  刀马旦白翠香,在《铁弓缘》中扮演陈秀英。开茶馆一场,总镇史须龙之子到来,当妈妈叫她送水,她捧着一把细瓷壶慢慢地走来,见是一个丑公子,扭头就走换来一把粗铁壶;当匡忠到来,妈妈又叫她送水,她提着一把粗铁壶,见是一位俊公子,二话没说快步下场喜滋滋地拿着细瓷壶走了出来。通过两次上场的动作,表现出了不同的心情变化,把陈秀英的性格一下子就托出来了。人们说“水上漂的凤台关,白翠香的铁弓缘”。

  文武小生筱桂芳在《火焰驹》中饰二相公李彦贵,一个官府的公子,手不会提篮,肩不会担担,落难在街头卖水,拿着桶不会打水,左摆抡右摆抡,好容易把水打上来又不会担,担起水来靠前了,前边低后边高;靠后了后边低前边高,走不了路,用手在扁担上量着两边相等了再去担,担起来压得肩疼痛难忍,忍着疼担上水走不开步等动作演得十分逼真。人们编着顺口溜“筱桂芳的黄鹤楼,牛桂英的拜寿图,懿连春的让成都,彦章黑的看兵书”。

  赵科甲在《取洛阳》中饰马武,把马武演得活龙活现,英勇无敌,得名“马武黑”。他的笑别具一格,是从嗓子眼里笑出来的。有一年他在张北二台搭台演出,扮《断桥》中的法海,笑了一声,把戏台后边放牧的骡马也惊得嘶叫起来。他的笑是根据角色的不同区别的,是性格化了的。如《打金枝》里郭子仪的笑和《金沙滩》里韩昌的笑就不同,前者是发自内心高兴的笑,后者是讥笑,由笑的高低、长短、粗细表现不同人物,不同性格,不同环境,不同身份,不同心理动态,笑把人笑活了。

  牛桂英是当时的头派青衣,她的演唱更是独特,现在已经形成了一派,是晋剧界很有名的“牛派”。她在《大上吊》中饰李翠莲,上吊时把绳子套在脖子上吊在空中,观众们替她捏着一把汗,吊了很大的一阵,有人说吊了20多分钟。牛桂英在《女忠孝》中饰柳迎春,背上饰公公的一百七八十斤的南定银,在舞台上转了一圈,迎来了观众的掌声。人们说“牛桂英的唱,刘玉婵的浪”。

  董世元唱小生,他的嗓子不太好,但他运用的得当,用一种假嗓子发出音来十分优美。他的做派好,走有走相,站有站相,坐有坐相,把人物的内心世界表演的很生动,是观众喜爱的一位演员,他在《黄逼宫》中饰姬寤生,一进宫气冲牛斗,全身打颤,没有一处不在发抖,表现出了人物的形象和内心感情。人们说“董世元的黄逼宫,南定银的青风亭”。二花脸二大头,在《候尚官采花》中饰候尚官,被姜秋莲从山崖上推到山沟里摔断腿,将两腿盘起来跪着走也是真功夫。懿连春是同德戏院的头牌须生,声色纯正,音质俱佳。她演的戏声情并茂,表演逼真,受到观众的好评。她在《让成都》中饰刘章,他的一大段乱弹,唱得有声有色,表现出了刘章顾全大局,不顾别人的反对把成都让给了刘备。九岁红崔德旺的《八件衣》演得出色,一个刚刚上任不久的杨知县,错断了案子被革了职,喜怒交加,在进京路上的一段乱弹唱出了他的内心惭愧,后悔莫及,使观众替他捏了一把汗。毛毛旦的“吆喝喝吆”别具一格,现在还有不少的人学唱他的《捡柴》,“看了毛毛旦,三天不吃饭”。他的《捡柴》灌注了留声唱片在各地发行。花脸张玉玺,他唱戏有感,气派非凡,出场亮相活像一只狮子,故名“狮子黑”。

  1943年冬,郭凤英、郭兰英和郭美英姐妹三人来到同德戏院,为同德戏院增加了光彩。郭兰英在同德戏院二年多的演出,唱红了张家口。人们编的顺口溜:“彦章黑的吼,水上漂的走,白翠香的扭,十一生的翎子像风摆柳,牛桂英唱得观众眼泪流,郭兰英唱红了张家口”。郭凤英,艺名十一生,扮相美俊,嗓音宏亮,唱腔娓婉动听,标准的小生唱腔。她虽然个子矮小,但做工细腻,身段优美洒脱。她在《凤仪亭》中饰吕布,头戴紫金冠,高插金雉鸡翎,这副比她身量还长的翎子,在她头上舞起来,运用自如,双翎、单翎随她摆动。把翎子左边的立起来,右边的立起来,两根一同立起来,就像一根棍竖起来似的,然后一根一根的从貂婵的脸上划过去,戏逗着貂婵,两根翎子交叉着转动,表现喜悦的心情。英武俊秀的吕布,叫十一生演可说是增色不少,无怪人称她为活“吕布”。

  1945年张家口第一次解放后,进行了戏剧改革,提高了演员的待遇,同德戏院更加兴盛,出现了一个崭新的局面,场场满园,不但城市人去看戏,附近农村不少的人也去看戏。国民党侵占张家口后,戏剧界陷入了困境,演员们被迫到别处谋生,同德戏院停演。

  (版权所有转载必究)

责任编辑:杨舒帆

手机张家口新闻网©版权所有