张家口社会

你知道张家口的“口”怎么写吗?

2022-01-27 09:48    来源: 张家口新闻网A+

  张家口日报记者 魏民 丁宏声 赵树德

  2022年,对张家口而言,注定不同凡响。北京冬奥会让张家口这座原本声名并不显赫的城市一夜间名声鹊起。于是,越来越多的人想了解这座城,熟悉这座城……

     “武城”时期,张家口曾经是“口”般模样

  据《宣府镇志》记载,洪武二十六年 (1393年)这一带因“民户不足,调山西诸处余丁充之。”其中有张姓人家迁来在隘口附近定居。久之,“隘口”一名遂被冠以张姓,称做“张家隘口”,后简化为“张家口”。

  这一说法是否接近历史真实姑且放在一边,张家口是长城隘口这一点毋庸置疑。

  从地理位置上讲,张家口地处华北平原与蒙古高原的中间地带, 中原农耕和草原游牧两种文明的千年冲突, 在这里写下不朽的历史篇章。 境内纵横交错的历代长城就是物证, 中原各朝代的统治者在这里锲而不舍地修筑长城, 时间跨越了2000多年, 这也是张家口被冠以“长城博物馆”的缘由。

  对中原王朝而言,长城是一堵抵御草原骑兵的墙;而在游牧民族心中,横亘在面前的长城, 则是征途上的一道藩篱。 拱卫京城的张家口, 就像是插在心尖上的一根刺儿。

  处在分界线上的张家口成为历代南北势力角力、冲突的焦点,战争是这座“武城”最深刻的历史记忆,这里发生过50多场著名战争、战役,留下200多处古战场、古要塞、古城堡等遗址。 隔着长城这道天然壁垒, 游牧和农耕两种文化像潮汐一样起落徘徊,金戈铁马、残阳如血一直以来都是张家口的底色。

  明 宣 德 四 年 (1429年),张家口建堡,它是长城沿线的一个军堡。此时的张家口像极了长城上的一个个“垛口”,卫士般地发挥着自己应当发挥的作用。

  “旱码头”时期,“口”是张家口

      当时的样子在距大境门约百米远的地方, 沿台阶下行,万里长城真正意义上的第一道门———西境门便呈现在面前。低矮的门洞中,两道深深的车辙印儿清晰可辨,当年多少装载了茶叶、 皮毛的牛车碾过,才趟出这样一条深切路。 历史上,通商贸易一直是民族融合发展的重要一笔。

  明 隆 庆 五 年 (1571年), 明朝与蒙古俺答汗达成历史性协议,在长城沿线11处关口开设 “马市”, 张家口成为宣府镇唯一批准设立的马市。张家口东、西太平山之间的长城上扒开一个豁口,并在长城内筑起土围子,供蒙汉人民开展贸易互市。马市的开设使张家口开始了由军堡向商城的转变。

  古时,中外商旅互通的陆路通道主要有3条,分别为丝绸之路、茶马古道和张库大道。清王朝初建时,张家口就被规划成与蒙古草原沟通的重要的“经济特区”。张库大道是张家口通往蒙古高原库伦城(今蒙古人民共和国首都乌兰巴托)的贸易路线, 它南连中国内地,北接中俄边境的恰克图城,是中国内地与边疆商品贸易的重要渠道,也是亚欧大陆重要的国际贸易通道。

  万里茶道南起中国福建省武夷山区, 西至俄罗斯圣彼得堡, 贸易过程分为生产、集散、外销三大环节。 汉口是南方产茶区向北的转运中心; 张家口是茶叶外销的大本营和集散地, 主导了恰克图茶叶贸易。

  伴随贸易的扩大,清顺治元年(1644 年)在长城上开筑大境门, 成为沟通内外的主要通道,即使在闭关锁国的清代, 张家口也是清政府在北方主要的对外陆上通商口岸, 因而得名享誉北方“旱码头”二百年之久。

  借助这条商道, 张家口闻名世界, 并有了一个国际化的称谓, 后来京张铁路通车后, 张家口火车站的英文站名为 kalgan(卡拉根)。

  京张铁路修建时,张家口变成“口”般模样

  1909年 10 月 2 日,由詹天佑主持的第一条完全由中国人设计、 施工的主干线铁路(北)京张(家口) 铁路在南口举行了盛大的通车庆祝会。

  此前, 我国的铁路一 开始就被帝国主义所控制, 帝国主义国家争先恐后在我国抢占修建铁路的权利, 铁路沿线成了帝国主义的“势力范围”,我国面临着被帝国主义瓜分的危险。

  中国杰出的爱国工程师詹天佑下定决心, 一定要修完全由中国人民自己建设的铁路, 不让帝国主义霸占掠夺。 100多年前修建的京张铁路, 是积贫积弱的中国向列强发出的一声抗争, 詹天佑为当时深受侮辱的中国人民争了一大口气。

  京张铁路的通车给张家口带来了新的历史发展机遇, 对近代张家口商贸业、 城市繁荣发展起了极大的推动。

  2019年12月30日,作为北京2022年冬奥会重要配套工程的京张高铁开通运营, 张家口融入北京“一小时生活圈”。 京津冀在交通、产业、生态等多领域深入合作, 共享冬奥机遇, 打下协同发展的美丽底色。

  从自主设计建设实现零的突破到在世界上领先;从时速 35 公里到350 公里,京张铁路到京张高铁一字之差, 却跨越百年, 见证中国铁路从“落后”到“引领”的历程。

     “自开商埠”,张家口的“冂”也曾开放过

       清代, 俄国几次要求开放张家口, 清廷在万般无奈下才在元宝山一带划出一块地方, 作为俄国商人的货栈。

  清末民初,“自开商埠” 在中国南北东西发展迅速,达到50余处。 张家口处于干旱寒冷的北方边地, 其口岸开放主要基于地理位置的优越和商贸的兴盛。

  1918年底,张家口得以“自开商埠”,实现了真正意义上的对外开放。作为开放之“冂”,促进了对外经济的发展,张家口皮毛出口大增。 “天下裘皮经此输往海外,四方皮市经此定价而后交易。 ”张家口成为名符其实的皮都。

  1937年前,张家口成立的洋行达44家。张家口“自开商埠”不仅促进了外向经济的发展, 而且在政治领域取得显著成就,美国、日本、苏联在张家口设立领事馆, 这在同等规模的城市中是很少见的。 日本侵略者入侵张家口后,中断了张家口对外开放的步伐。

  盛事来临,我们看到更多的“一” “口”

  从上世纪90年代起,张家口得天独厚的冰雪资源开始吸引外界关注的目光。 1997年,崇礼建起华北首家滑雪场, 此后经过二十余年发展, 现已建起万龙、长城岭、多乐美地、云顶、 太舞等7家功能完备的滑雪场, 成为远近闻名的滑雪胜地。

  进入“雪国”崇礼,首先映入眼帘的是“一”“口”形状的单双雪板。

  崇礼每年存雪期长达140多天, 有着丰富的降雪资源和优质的山地资源,成为北京2022年冬奥会主要雪上项目的承办地, 崇礼用顶级的滑雪赛场点亮世界的冬奥梦。 筹办冬奥会又为崇礼发展冰雪产业提供了契机, 借势冬奥, 崇礼运动休闲产业加快转型, 在冰雪的基础上突破冰雪, 向四季运营拓展。

  崇礼高速公路过境,从延庆赛区到张家口赛区通行时间缩短至 1 小时;高铁直达,一座小城两座高铁站,且高铁与高速公路无缝接驳。凭借冬奥会的知名度和各滑雪场的聚集效应,崇礼占据了大量的外地滑雪市场份额。

  在京津冀协同发展、带动三亿人参与冰雪运动的号召下, 崇礼冰雪产业全面提速, 由此带动了产业升级、城乡发展,驶入了发展的快车道, 一幅美丽画卷徐徐铺开。

  未来之际,这座城会令更多人“口口”相颂

  冰雪本身就是银山,以后还可以变成金山。更多冬奥红利正影响着张家口这座城市, 京张高铁、延崇高速、宁远机场改扩建、崇礼南互通、张家口南综合客运枢纽、 崇礼客运枢纽等工程, 不断拉近张家口与京津的时空距离, 张家口加速融入京津冀协同发展大局, 实现高质量发展;同时借助“冬奥之城”的金字招牌,广泛开展对外交流合作, 更好地融入国内国际双循环,张家口的“朋友圈”不断扩大,知名度、影响力不断提升。

  巍巍大境门, 皑皑雪如意。眼下的张家口,庆新春、 迎冬奥的氛围越来越浓厚, 张家口人民正以饱满的精气神加快推进京张体育文化旅游带建设,交好冬奥会筹办和本地发展两份优异答卷, 谱写新时代全面建设经济强省、美丽河北的张家口篇章。

  未来的张家口一定会天蓝水清、 时尚现代、发展强劲, 社会和谐稳定, 人民群众安居乐业、和合如意。

  亲爱的读者,张家口的“口”还包含了哪些意象? 欢迎您来参与解答。

编辑:李雅雯

手机张家口新闻网©版权所有