张家口社会

杜玄:很累,但很值得

2021-01-20 16:54    来源: 张家口新闻网A+

  张家口新闻传媒集团记者刘柱通讯员李清龙

  1月13日夜,走出核酸检测实验室的杜玄掏出手机看了一下时间,23∶27分。

  杜玄是市第二医院检验科副主任。为了把送来的咽拭子标本全部检测完,本来22∶00就应该下班的杜玄,今天又加班了近一个半小时。这样的状态从去年12月25日一直持续到现在。用他的话说,检测量太大,所以干核酸检测这份工作的,就没有不加班的。

L_1610941992256276618.jpg

  “手麻,关节发僵,不太听话。”杜玄一边走,一边装手机,却差点掉在地上。他小小地开了一句玩笑,连脸上的笑容都有些僵硬。

  核酸检测过程中,仅“核酸提取”这一个步骤,就需要操作人员一手四指握着加样器,拇指按压加样器顶端,先后取蛋白酶K加到提取板、把样本加到提取板、把提取出的核酸加到“八连排透明pcr薄壁管”中再上机检测。

  每一份样本要按压加样器3次,每个班次最少要检测400份样本,这就意味着,仅仅一个拇指按压的动作,杜玄就至少要做1200次。

  “每份样本的检测流程都是同样的繁复,如果细算所有动作的重复次数,怎么也得有上万次。”他说,机械般地重复相同的动作,到下班时基本双手都没有了知觉,即使是脱手套这种平时简单的举动,都经常需要别人帮忙。

  走出医院大楼,长长地呼了一口气,杜玄并没有选择直接回家,而是走在街上“压马路”,时不时地做个深呼吸,或者伸手摸摸路边的树。走到路口时还会停下四处张望一会儿,目光所指,都是一些色彩斑斓的霓虹。

  “一进了实验室,就像离开了平时生活的世界。”他说,实验室没有窗户,看不到外面的景象,满眼就是白色的屋子、白色的桌子、白色的仪器;也听不到外界的声音,耳朵里只有换气扇时刻不停且没有任何节奏的嗡鸣;实验室里只有两个人,被白色的防护服包裹着各自忙碌,偶尔的沟通大多也是写在纸上让对方看,因为根本听不清对方说话。

  所以每次下班后,他首先做的并不是回家,而是一个人先“逛街”---只有切实地呼吸到外面的空气、看到鲜亮的灯光、听到混杂在一起的各种声音,他才能感觉到自己“在这个世界上”。

  一边“逛街”,他一边主动说着话,有同事的事儿,有核酸检测的事儿,有5岁小女儿的事儿……

  走了好一会儿,杜玄才叫停了一辆路过的出租车回家。

  “累,但是值得。”关上车门之前,杜玄稍微停顿了一下,留下了这样一句话。

责任编辑:杨舒帆

手机张家口新闻网©版权所有