张家口社会

这些家庭需要您的帮助

2021-01-20 16:45    来源: 张家口新闻网A+

  L_1611042378199969951.jpg

李岩芝:与患病老伴相依为命20年

  张家口新闻传媒集团记者 韩洁通讯员唐丽娇

  李岩芝,71岁,患有高血压。老伴任德旺,73岁,1997年突发脑梗后失去劳动能力,这些年身体每况日下,如今生活完全不能自理。

  每天一大早,趁着老伴任德旺还在熟睡,李岩芝就到楼下市场买些当天吃的菜。回来后,她照顾老伴起床、洗漱,再把他搀扶到客厅吃早饭。早饭前,李岩芝总会端起一碗水,拿着小勺一口一口地往任德旺嘴里喂。由于他脑梗后遗症,水喝一半洒一半,李岩芝就用纸轻轻帮他擦干净水。这就是他们老两口的日常,日复一日,年复一年,相伴而行。李岩芝就是任德旺的拐杖。虽然任德旺行动不便,但在李岩芝心中,人在心就不空。

  李岩芝和任德旺曾育有一独生子,但儿子23岁那年患重病去世了。至今提起儿子,李岩芝都不禁伤感落泪。

  这些年,李岩芝和老伴身体大不如前,平时都需吃药。虽然两人有退休金,但因为要攒钱去医院复查,他们的日子还是过得紧巴巴。对于过年,李岩芝坦言,老两口没有什么特殊的仪式,有时甚至连饺子也不包。“老了吃不了多少。现在就我俩,过年和平常没啥不一样。蒸点儿米饭,炒个菜就算过年了。”

  友友:想给妈妈买一副手套

  张家口新闻传媒集团记者 冀泽民

  冬天天冷,一到傍晚,友友就给奶奶砸好一筐煤放到炉子旁边,把窗户外的保暖棉帘子挂好。友友回到他家后,再挂好棉帘子,把炉子加满煤,一边等妈妈下班,一边准备晚饭。

  13岁的友友是宣化区河子西乡上八里村人,2017年,友友的爸爸意外去世,妈妈打工供他和姐姐上学。

  “他爸去世后,友友变得内向了很多,也显得格外懂事。”友友妈妈介绍,家里的顶梁柱没了,生活也变得困难了许多,为了让友友和姐姐能继续读书,妈妈到宣化城区找了一份洗车的工作。

  “中午顾不上回家,前一晚上多做些饭菜,第二天带到洗车行热一下,简单吃口继续洗车。”友友妈妈说,她在宣化一家洗车行打工,早上7点多就出门,晚上天黑了才回家。为了多赚些钱,她从来不歇班,就这样辛勤地工作,每月能有近2000元的收入,她和两个孩子的生活刚刚过得去。

  “现在女儿毕业了,儿子也懂事,我只要安心赚钱养家就行。”友友妈妈说,苦一点累一点都没关系,即便两手冻得通红也无怨无悔,看到儿子和女儿一天天长大,她总是一脸笑容,相信只要身体好、能吃苦就能改变生活。

  “妈妈工作特别辛苦,冬天这么冷,妈妈还要一直洗车赚钱,回到家后手脚都是冰凉的。”友友说,他希望能给妈妈买一双暖和的手套。

  孟瑞川:希望女儿穿新衣过大年

  张家口新闻传媒集团记者 王晓娜

  1月13日早上不到6点,孟瑞川已经起床,把家收拾好,给女儿将早饭做好温在锅里,叮嘱女儿起床后吃。“我要去镇上干活,别人给介绍了一份卸货的工作。把孩子安顿好,我早点过去。”孟瑞川说,他很珍惜这份工作。

  孟瑞川今年52岁,是怀安县左卫镇生产街村民,有一儿一女。8年前妻子去世,当时儿子13岁,女儿4岁。“孩子没了妈,对儿子打击比较大,性格变了不少,学习成绩一路下降,后来学了技术。女儿天天哭闹和我要妈妈。哎,难……”那些日子,孟瑞川咬牙坚持,不愿意多提。老人们都去世了,他又当爹又当妈,供孩子念书、养家糊口。

  因为要照顾年幼的子女,孟瑞川不能向村里其他男人一样外出打工,只能在镇上打零工。“到工地找活时,我把家里的情况告诉老板,有的人同情我,同意我上半天班,方便照顾孩子;有的人一听,直接不招我。”孟瑞川说,夏天还好,工地上招小工,有人家地里农活多雇人干,挣钱的机会多点;冬天地里没活、工地停工,他只能找点搬运工、装卸工的活儿。

  孟瑞川说:“我没啥文化,没个正经工作,家里经济条件不好,孩子们跟着没少吃苦。女儿今年12岁,身上的羽绒服也是几年前的,又小又紧。女儿挺懂事,后来没再说新衣服的事,但我知道她希望有件新衣过大年。”

L_1611042378214966354.jpg

  屈利花:全家靠低保过活

  张家口新闻传媒集团记者 韩洁通讯员唐丽娇

  1月18日,临近中午,屈利花张罗起全家的午饭。她剥了几片长白菜叶,准备再洗两个土豆,做个熬菜。这颗白菜是前几天她去超市买的政府补贴菜,一家人已经吃了三顿还没吃完。这种“精打细算”的日子对他们来说,是习惯,也是不得已。

  屈利花今年47岁,清瘦、憔悴。曾经,她和丈夫为了全家过上好生活,铆足劲在外打工挣钱。2014年,他们贷款在桥西区元台子小区买了一套二手房。一家人终于不用再租房,有了属于自己的家,她还把父母接到身边照顾。可造化弄人,2017年丈夫查出了癌症,次年手术、放化疗,一时间,一家人经受着内心的煎熬,举债过日子。因为这场病,爱人不能再出外打工,屈利花为了照顾他也辞掉了工作。两年前,父亲离世,母亲双眼失明,屈利花成了一家的主心骨,操持着家人的生活。

  如今,全家人的生活来源只能靠每月1200元的低保过活。生活虽不易,但也有温情。儿子是她的安慰和骄傲。“孩子高考那年他爸查出了癌症,家里这个情况,实在拿不出学费,好在最后申请上了助学贷款,他才顺利上了大学。自从上了大学,我就没给过孩子生活费,都是他勤工俭学自己挣。”聊到儿子,屈利花眼里泛起了泪花,声音哽咽起来。

  说起年货,屈利花浅浅一笑地说:“等超市啥时候卖政府补贴菜,我再买几颗白菜就行了。”

责任编辑:杨舒帆

手机张家口新闻网©版权所有