张垣人物

说说春节那些事

2021-02-23 11:05    来源: 张家口新闻网A+

  当华夏古国到处五彩缤纷喜迎春节的时候,在春联贴满街巷染红城乡的日子里,行走在喜气洋洋的采买购物的熙攘人群中,仿佛走进华夏民族的历史深处,沐浴着家国繁富丰稔的幸福时期,享受着天下安宁吉瑞的明媚岁月。

  春节,一个民族最隆重最盛大的节日,一辈辈一代代的相传沿袭下来,能具备如此巨大的不可废弃的隆重传承,到底蕴藏着什么样的文化价值,存在多么古久的人文意义?由于多年翻阅关于炎黄文化的志书,曾在浩如烟海的文化积淀中惊喜地发现,春节的习俗竟然源自伟大的三皇五帝时期,是伏羲、神农氏及轩辕黄帝等人文始祖们对天地养育的叩拜感恩,是五千年文明史的重要组成部分,中国每一个传统节日从来都没有脱离开这个民族的文化根脉。

  ◎杨素梅(涿鹿)

  春节

  春节,俗世称大年,是庆祝春天来临的节日,始于伏羲。《夜航船》记:“伏羲置元日。”“伏羲始立八节。周公始定二十四节,以合二十四气。”有了二十四节气,方有了立春,“暖气乃至,草木皆生。”人间举国同庆,君民狂欢,喜迎新春。之后,代代相沿并增益。

  长沙经济学院院长何学威教授在《从火神到灶神》一文中说:“古时说的春节,意为春天的节律,是一年农事完毕,为报答神的恩赐而举行的蜡祭的延伸和发展。庆往年,迎新年。金文的‘年’字就是果实丰收,谷穗成熟的形象。神农氏作为农耕文化的缔造者,最早举行蜡祭。后世过年的春节活动中,既包含蜡祭的农耕文化色彩,如祭祀、占卜、迎神、贺年、舞龙等活动,又寄托着对神农氏的纪念。”

  春节不只是人的节日,也是自然万物的节日。秦时从正月初一到初八,分别为鸡日、狗日、猪日、羊日、马日、牛日、人日、谷日。传说这是女娲留下来的,她第一天造出来的是鸡,第二天是狗,依次是猪、羊、马、牛、第七天才造的是人,最后造谷物。哪一日晴天,所对应的物便繁衍,如果是阴天则夭折。始祖女娲造出这些勤劳朴实的万物,帮助人类一起开天辟地创建美好人世。我们的先人十分看重动植物,懂得天人合一、万物有灵的大道,持守人法天道,道法自然的规律,因为天地养育了万物,万物养育着人类,就连牛羊等也与人息息相关。在立春那天,要给参加劳动的牛马着意打扮。如杨畅老师在他的《张家口民俗》中记写:“有的把牛角染成红色,有的给马尾巴拴上布条,还有在农具上拴红布的。”感谢他们在已去一年里的辛勤劳作。

  春节又名“打春”,《张家口民俗》记:“立春这天,县衙门口用泥塑一头春牛,与一个名芒神的农人。县官要穿戴整齐,祭祀神农氏,祭后在春牛身上用鞭子抽打三下。”立春是个重要的日子,蕴含着丰富的农业与气象信息。“一年四季春打头。”“立春晴一日,耕田不费力。”汉朝要在这天喝屠苏酒,屠苏是一座草痷,此酒用药泡之,辟除百病。年轻人先喝,老人后喝,因为少者得岁,老者失岁。唐代在立春日要做春饼,制迎春彩花。宋朝称正月前三天为“天庆节”,意为天宫也要庆贺的日子。

  腊月与春节的习俗已经越过五千年岁月,人们祭拜天地万物的仪式也进行了五千年。腊月与春节寄寓着华夏民族对三皇五帝的深厚思念与感激之情,他们血脉中流淌着敬天爱地、感恩万物的热血。

  直到清代,涿鹿(那时名保安州)还有八蜡神碑,在南门外的河神庙即原尧庙内,州人一进腊月就着盛装举行隆重的祭祀活动。虔诚地诉说着民众的意愿,希望与农业有关的农神、田官、渠堤、甚至昆虫们都各归其位,司其职,不伤害粮食,共同保障五谷丰登,民生幸福。元宵

  正月十五名灯节、元宵节,也叫闹社火,是社区春节集会的庆祝形式。

  其实,正月十五是天官生日,早年间人们要在这几天放天灯庆祝。七月十五是水官生日,这天要放河灯。十月十五是地官生日,这天要放街灯。天官、地官与水官,是上古时人们对天、地、水大自然的崇拜敬畏。据志书载,明清保安州(即现在涿鹿城)的三官庙里供奉的三官是尧、舜、禹三位上古帝王。洗马林玉皇阁的三官是黄帝、句芒与大禹。尧为天官,舜为地官,禹为水官。舜名虞舜,虞字就是指农、林、渔、猎,舜擅长农耕,他们治世时代就是农业文明的最好时期。那时没有牢狱,没有杀过一个人,尧舜禹要与民一起在农耕烧陶的空暇时弹琴唱歌。舜创作并亲自弹奏的《九韶》一弹起来,好听的连凤凰都带着百鸟来舞蹈。

  正月十五上元节,张灯三夜。《夜航船》记:“乾德五年正月有诏,上元张灯,旧止三夜。朝庭无事,区宇乂安,方当年谷之丰登,宜纵士民之行乐,其令开封府更放十七十八两夜灯。”开封府比别处多出两夜,用于表彰吴越王修钱塘海塘,造堰闸,建立水网圩区的巨大贡献。

  元宵夜人人游玩赏灯,连皇帝也要出来看灯。“唐玄宗元夕与天师叶静能登虹桥,往广陵看灯,士女望见,以为神仙。帝敕伶人奏《霓裳曲》。”“唐睿宗与安福门外作灯树,高二十丈,宫女千数,并长安少妇千余人,于灯下踏歌三日。”

  元宵夜,华夏大地“花千树,星如雨,宝马香车,笑语盈盈,凤箫声动,玉壶光转,一夜鱼龙舞。”

  出了正月,还有二月二龙抬头,传说这天是轩辕黄帝诞辰。《古蕴涿鹿·古籍卷》的《中华合符篇》有:“二月初二是轩辕黄帝诞辰”的记载。《炎帝与中华文化》一书记载:“重阳节,是轩辕黄帝升天日。”

  足见,华夏古国的每一个重大节日都有其源远流长的来历,每一条根都深深扎在五千年文明的土壤里,不是那么简单的无来由。

  华夏是一个具有繁富文明的民族,凡流传下来的古文化传统都值得认真对待,不能轻易扬弃抛扔。中国走不出传统,走出传统的中国就没有了让世界敬仰的神奇魅力。只一个春节,就有言说不尽的诗情画意,歌赞诗咏。

  如今,春节前后漫延有一个多月,即使有许多的庆祝形式与民间禁忌在不断地减少,闹社火的仪式仍然还在民间兴盛,举国同庆,全民狂欢是民情民意的尽情展示。不少村庄尽力而为,组织百姓唱大戏,有声有色地舞狮子,扭秧歌,自娱自乐,在自己的天地里红红火火过春节,热热闹闹庆丰年。民间芸芸众生自觉持守着许多的老规矩,一家一户自发地挂红灯、贴春联、扫除、祭祖,感谢天地养育,敬畏天地不触犯先人定下的禁忌。明德的老辈人会默默率领自家人进入年节的每一个仪式,他们一直清醒远虑,从来不放纵自己,洗涮衣物、清扫街巷、清除粪肥,置办年货,煎炸烹煮。他们用勤劳节俭的本质,维护着人世的正常秩序,以一等的品行立于世上,潜移默化地传承着优秀的民族文化。这是任何力量也挡不住的华夏民族强大基因,也是五千年文明永远滚滚向前的汹涌洪流。

  普天同庆吧!又一个红彤彤的春节,这是三皇五帝留下来的古老农耕文明时代的永久纪念,饱蕴着浓烈的华夏民族文化特色姿彩。这是一年一次祭拜天地与先人之恩的隆重仪式,也是举国齐贺家国美满幸福生活的热烈狂欢。(版权所有转载必究)

责任编辑:杨舒帆

手机张家口新闻网©版权所有