张垣人物

最忆那往昔乡村年味

2021-02-02 10:37    来源: 张家口新闻网A+

  ◎樊佃福(康保)

  年近花甲,屈指算来,所度过的春节也就是俗称的过大年应不少了吧。然而最让我心心念念品咂的年味,则非昔年农村老家莫属。

    香喷喷的年味

  我印象最深刻的过大年是1970年代初至1990年代初。那时候,刚入年根腊月二十,年味则扑鼻而来,且愈来愈浓。先是压土豆粉条。彼时粉条是农村过年必备的美味吃食,家家户户都要做大量的储备。压粉条往往是几家合用一个木制的饸饹床,从饸饹床窟窿眼压出来的细细长长的粉条经沸水煮熟,再用凉水浸少许,盘成椭圆形的粉坨子即可随时食用了。这时的粉条散发出淡淡的清香,舀几小勺醋,撒上葱花蒜末,泼上辣椒油凉拌,爽滑绵润,口感极佳,一大碗进肚,犹未过瘾。

  炸麻花、炸年糕是那个年代农村人过年的重头戏,尤以炸麻花为重,一年只有一次。人们把胡麻油、白面粉、水等按一定比例搅拌成面团,经过饧、切、搓、揉等手工程序,最后制成酷肖姑娘辫子样的特色美食---麻花,再把一条一条的麻花放进麻油烧沸的铁锅里,用筷子上下翻动,几分钟后,一条条红润润的麻花依次捞出来即可享用了。这麻花色泽诱人,酥脆香甜,咬一口,则口齿盈香矣。炸完麻花后,各家还要趁势炸上一瓷盆年糕,刚出锅的年糕筋软可口,真乃香不可言。炸麻花、炸年糕的那几天里,家家门窗洞开,随着声声嗤啦嗤啦声响,香气袭人的胡麻油味与烟气深深地淹没了一个村庄。

  忙碌间,年三十倏忽而至。夜晚时分,家家户户煮猪骨头、猪头的,煮羊骨头、羊头羊蹄的,也有用铁火炉子炖柴鸡、家兔的。汤水咕嘟咕嘟地响个不停,令人垂涎的肉香弥漫缭绕于室内室外,渐次氤氲到大街小巷。正月初一及其后的数天里是年味最为浓郁之时:各种馅的饺子肉香、炖熬豆腐粉条干豆角丝的菜香、炒鸡蛋的鲜香、醇厚的酒香,香味袅袅,沁人心脾,闻之恨不得立刻再饱啖一顿。如此年味一直要延续到正月十五方散淡。

   甜滋滋的年味

  劳作了四季的农村人,把过年看得极重。他们把家里粉刷一新,庭院整理得干干净净,墙壁上贴上喜庆的年画,春联窗花红彤彤的格外亮眼,虽无“东风夜放花千树,更吹落,星如雨”般的壮观,但也家家张灯,户户结彩,人人新衣新裤,鲜有平素的妇姑勃谿,这样的年谁不甜滋滋呢?老人们被子女盛情邀到家里,享受着夹菜斟酒的孝顺,心里能不甜吗?刚成家的小两口,“情多处,热似火”,又逢佳节,自是柔情蜜意。已有了未婚妻未婚夫的小伙子姑娘们,双双对对相偕去对方家里拜年,两情相悦,一脸满满的甜蜜光晕。至于那些半大小子、小姑娘、孩童们,他们更能感知过年比蜜甜。那些半大小子短暂地摆脱了劳动,呼朋引伴,尽兴狂欢,何其惬意!小姑娘们都打扮得花枝招展,快活得俨然一群叽叽喳喳的鸟儿。孩童们则吃糖块、磕瓜子、放鞭炮、做游戏、随性疯玩,恐怕甜得都要笑咧了嘴。还有到了寻媳妇找婆家的年轻男女,触景生情“树上的鸟儿成双对”,憧憬着心仪的她(他)早日来到身边,还不“睡梦中露出甜蜜的微笑”?

    火辣辣的年味

  回望在农村老家过大年,最令我回味无穷的是那种如影相随的红火热闹,是那种滚滚而来火辣辣的气息。

  姑娘们小媳妇们聚集一起剪窗花是红火热闹的。三个女人一台戏,更何况是闺蜜们和秉性相投的小媳妇们同聚一室呢。玩扑克是红火热闹的。四人玩,十余人围观,七嘴八舌,人声喧嚷,乐得欢娱无眠。新年钟声响起时是红火热闹的。“爆竹声中一岁除,东风送暖入屠苏”,爆竹鸣响经久不息,烟花缤纷绚烂,旺火熊熊,人们三个一伙、五个一群,安享着这一年一度欢闹的世俗生活。不止于此,坐在热乎乎的土炕上乐融融地串门子;几家亲戚笑语盈盈共聚餐;扎堆围看未婚媳妇、未婚女婿;十几户人家同处一室热火朝天写春联;“儿童强不睡,相守夜欢哗”通宵灯火俗称熬年年;不分亲疏、东家进、西家出喧腾的拜年情状……哪一桩不是热闹红火非凡呢!

  把这红火热闹推向高潮的是迎喜神和唱年戏。正月初一早上,年轻的后生们穿戴一新,骑着马豪情奕奕地来到村东头。他们把马都打扮得虎虎有生,威风凛凛。很快,一批又一批围观者相拥而来。老马倌一声令下,顷刻,数十匹骏马向着太阳升起的东方扬蹄而驰,“看君马去疾如鸟”,是时也,马嘶声、密如雨点的马蹄“得得”声、呐喊助威声、欢呼叫好声,此起彼伏,一浪胜过一浪,好不红火热闹。

  看唱戏是村里人参与最多的活动。演唱者皆为本村文艺骨干与新秀。伴随着铿铿锵锵的乐器声响,全村男女老少咸集,一时人头攒动,孩童们钻来窜去,半大小子推推搡搡,嬉闹声、评论声、鼓掌声与台上悠扬高亢的二人台唱腔相融汇,正是余音绕梁。这场景怎个红火热闹了得。

  逝者如斯,迄今我快有三十年未在老家农村过大年了。据村里的发小和几位兄长讲,近年来年味已愈来愈淡了,春联窗花不写不剪了,市场上多得目不暇接,唱戏组织不起来了,炸麻花压粉条规模很小了,玩扑克串门子不时兴了,等等。随着时代的变迁,年轻人大量外出务工,电视手机走进人们生活,往昔那浓烈的年味已渐行渐远,大有湮灭之势。对此,我的心不禁沉重起来:曾经的年味为什么成为我们无法清零的记忆?是因为这年味里沉淀着厚重的乡村文化;是“看得见山,望得见水,记得住乡愁”的故土情结;是溶进血液里的一个标识性符号。只是这回味绵长的年味还复来吗?

  留住乡村年味,留住乡村文化根脉。祈愿根植于记忆深处的年味在年复一年的更迭中愈久而弥香!(版权所有转载必究)

责任编辑:杨舒帆

手机张家口新闻网©版权所有